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1.jpg

故宮歷經明清兩朝至今年已經六百年了。關于故宮的歷史、軼事、宮殿建制、陳設器具、書畫珍寶,乃至屋脊上脊獸的樣式變化,要說清楚弄明白,沒有幾本皇皇巨著是難以做到的。前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上任之初,僅是把故宮的9,371間房都走了一圈就花了5個月的時間。中國傳統文化的厚重有時令深入其中的研究者都望而卻步,更不必說普通公眾。另外一個層面,中國傳統文化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形成了自身特有的編碼系統,因社會生活的變革這套系統已早與日常生活發生阻斷。例如古代繪畫的高古游絲描、折蘆描、釘頭鼠尾描等十八種線條方式;牛毛皴、披麻皴、雨點皴、解索皴等各種表現肌理的方法,若非下一番功夫,古代繪畫中的精妙實則難以看到,這也是為何對大多數人而言感覺中國畫都一樣,尤其是黑白色的水墨畫。

如何把束之高閣、鮮少問津的中國傳統文化帶進當下生活,引發熱潮并讓更多的人關注了解?故宮在這個方面的實踐讓人另眼相看,曾經拒人千里之外的皇家威儀搖身一變成為引領新潮流的“潮人”。從紫禁城到“新國潮”,故宮創立了標桿也給出了樣板。從2013年的故宮文創產品說起。朝珠耳機、“朕就是這樣的漢子”折扇、故宮日歷、宮廷娃娃玩偶、唐俑晴雨傘等等產品,從故宮1,807,558件(套)文物藏品中凝練某一種元素,對其創造性開發,在持續性熱潮的背后是潛移默化地將其中的文化融入到年輕人的生活中。2017年故宮文創銷量高達15億元,目前僅故宮博物院文創旗艦店一家就有362萬的關注,80后90后構成主要消費群體。此外在新媒體渠道微信公眾號的文章《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她比四爺還忙》《夠了!朕想靜靜》等一改嚴肅沉悶的學究氣,展現出輕松、萌化、調皮的性格,趣味性十足的內容達到最大范圍的傳播。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將故宮中鮮為人知的文物修復師推向大眾的視野,讓人們看到了一件件珍寶的內層肌理以及用一生呵護它們的人。

故宮火了,成為實打實的國民級IP。2018年故宮彩妝一貨難求,推出的系列口紅開售后不到一小時銷量突破5,000套;2019年與三元合作的宮藏·醇香系列獲得“年度時尚國潮品牌大獎”并且在意大利米蘭召開了極具東方魅力的發布會。故宮所引發的一系列潮流不是隨隨便便提取幾個元素,簡單拼貼,其背后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深度認知后重新編碼從而更多地符合當下年輕的生活節奏和審美喜好,也并未一味迎合而是從中引領潮流,在歐美日韓潮流外發展出國風國潮。走過單純向外看,向外追逐的時代,我們更多地回歸至傳承,感受它愛上它,其中就有這樣一批藝術家、設計師、創作者、品牌創始人等年輕人以中國文化為創作素材,以時尚的手法引領新的藝術潮流。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3.jpg

易燃

設計師、音樂制作人、創意人

易燃(K·YEE)令人感嘆的是他跨界多領域的靈活身份,音樂制作人、設計師、品牌主理人、工作室創始人,可以同時兼具多種身份并且每個方面都有所成就。大概從2002年易燃開始做音樂,2010年為劉心創作了歌曲《打擾一下》《寫給方大同》,助力他最終獲得了當年《快樂男生》的亞軍。2015年,易燃創立自己了的音樂廠牌“YesMusic”,并簽下了唱女歌手VAVA。

2013年開始,成家為人父的易燃,因為對家庭的責任感逐漸把重心轉向了創意設計,活躍在潮流文化的領域。“做音樂的投入與收入之間是非常不平衡的,況且我一直是在做幕后工作,這樣的話收入就變得更加不穩定。并且做音樂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一首歌制作出來是否能賣掉、會不會火,這些都是不可知的。但是如果是做品牌的話,它會有一個直接的產品出來,可以投入到銷售。因為結婚有小孩,我希望能在某些層面上穩定一些。”

但不論是在音樂創作上,還是在設計方面,易燃都對傳統文化有著興趣。在為旗下藝人VAVA制作的歌曲《我的新衣》中,他嘗試了說唱與京劇的全新跨界,而其中負責演唱京劇的正是易燃的太太。

易燃所經營的YEENJOYSTUDIO的名字是自己姓氏的音譯和enjoy的組合,他認為所謂enjoy是真正發自內心的享受。“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不是在青春年少時對時間的肆意揮霍、玩樂,而是利用時間盡情地去做自己享受的事情,這樣就需要知道自己真的喜歡的是什么,而不是隨波逐流、人云亦云。易燃對自己設計品牌的經營依舊保持著非常oldschool的方式,旗下產品是和買手店合作而非直接的商業化銷售。不以消費者好惡決定產品的走向,重在對獨特設計的追求,這樣的特立獨行在無形間確立了潮流。

將中國文化與新潮文化相融合,用年輕化的手法傳承深厚的中國文化底蘊是易燃一直在做的事。品牌以“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為核心理念和設計元素,將中國都市青年亞文化以及東方符號想融合,倡導以生活為本的行樂主義。推出之后,隨即引領了當時潮流時尚的風潮。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2.jpg

2018年,易燃和美國定制團隊TheRemade(NIKEAIRUPTEMPOChineseNewYear特別版的設計團隊)采用off-white的解構手法,以中國回力鞋為創作藍本創作的“回天之力”定制版運動鞋,將以平民低價著稱的回力帶上了潮流一線。然而,在這些時尚潮品之外,更引人關注的是在2015年啟動的陶瓷香爐的特別企劃。

易燃和妻子養過一只斗牛犬,最初的想法是想以自己愛犬的形象做一個陶瓷香爐,就到景德鎮考察,一番實地觀察下來發現瓷器這個東西太酷了。隨后跟陶瓷師傅們一起,經過一年多的實驗最終把這個香爐做出來了。在這個過程中易燃的想法也逐漸發生轉變。此前做街頭文化、做品牌都深受日本的影響,也非常喜歡Neighborhood旗下的陶瓷產品。但自己在景德鎮高溫燒制出來的產品,比他們低溫燒制的產品,其精細度和產品質感遠高于他們。同時也可以支持這些傳統手工藝人的生活并且可以讓他們心無旁騖地專注到制作上,因此易燃決定深度開發這個項目。他將此特別企劃定名為©hinamadebyChina(©.M.C)。

“我們通常說madeinChina,中國制造,表示一種廉價的、低質量的東西,我們想用madebyChina表示中國所有、屬于中國的東西。且第一個china的字母c采用了copyright的符號,也是在強調中國歸屬。”到目前為止,這個項目已經推出了一系列將中國傳統工藝與現在潮流手法結合,重新演繹后的藝術作品。

眾所周知,china即瓷器的意思,歷經千年無論是大航海時代還是當下,瓷器都是中國的代名詞,是極具象征性的事物。瓶碗杯碟等生活器具歷朝歷代也有其經典樣式,現今我們大多是在博物館中欣賞它們的精致。對于香爐,則更是認為僅存在于寺廟里佛前桌案上。然而,看到YEENJOY的這些產品,才發現原來雅致的瓷器可以如此之酷,與自身生活毫無關聯的香爐卻很想買一個擺在家中。

YEENJOYSTUDIO第一個讓大家熟知的作品便是《星球大戰》的經典角色Stormtrooper的形象和秦始皇兵馬俑的融合,身穿戰袍,外披鎧甲的跪射俑,卻戴上《星戰》中“白兵”的頭盔,靜態而肅穆的狀態與兵馬俑嚴格的行事作風不謀而合。古代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碰撞,一種全新的形象誕生。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3.jpg

正是這種全新的審美姿態,這件作品也獲得日本“頂流”藝術家村上?。∕urakamiTakashi)的欣賞。球鞋陶瓷作品是YEENJOYSTUDIO的另一經典創作。這一系列產品的特點之一是既可以作為花器也可以用作香爐。每個鞋子香爐出煙孔不同,點燃香薰后煙霧四散開來略帶迷幻之感。球鞋本身的材質無論是皮子還是布類都會有相對應的肌理紋路,YEENJOY的球鞋陶瓷對不同球鞋材料質感紋理做陶瓷化的處理時更是精雕細琢,每一條紋路都棱角分明。

YEENJOYSTUDIO還將現在日常生活中的元素,日本動漫人物、好萊塢電影角色、汽車、潮流玩偶等都用陶瓷來表達。當我們看到這整個系列產品的顏色時即知道取樣源自瓷器中的青花瓷,但又與我們常規了解的青花色大不相同,根據不同的形態產生藍白不一的漸變,更近似于現代服裝的水洗牛仔色。從器型、紋理到色彩完全打破了傳統瓷器的概念,創造了街頭、潮流、時尚感十足產品,瓷器從而進入更多年輕人的視野,也更是成為一種獨特的交流方式。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5.jpg

郎佳子彧

畢業于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北京“面人郎”第三代傳人

據南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記載,捏面人是當時民間節令的流行習俗。這門技藝在一代代手藝人之中傳承,過節時總能看到那挑著扁擔的老師傅,扁擔一前一后的兩個箱子插滿了面人和小玩意兒。2008年“面人”被納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郎佳子彧,便是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北京“面人郎”的第三代傳人。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5.jpg

小時候,父親捏面人郎佳就坐在旁邊看,后來又跟著學,對這項技藝的最初印象已經變得很模糊,或許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一次在國家圖書館做捏面人展示的經歷,讓郎佳很是觸動,“這應該就是小時候我看爸爸捏面人的樣子”。當時,一群小朋友圍在他身邊,使勁地貼著他,胳膊都被擠得不能動彈,屏氣凝神,生怕錯過一絲一毫。冰心在《“面人郎”訪問記》曾描繪過郎佳的爺爺郎紹安老先生回憶當年看自己師傅捏面人的情景:“我站在旁邊看他手里揉著一團一團的帶顏色的面,手指頭靈活極啦……我看得入了迷,一天也舍不得離開,我總挨在他身邊。”時代變了,人也不一樣了,但面人的吸引力沒變。

郎佳住在遠離北京市中心幾十公里外的民俗文化新村中,院中的涼亭、小池塘、鴿籠和木質中式家具都充滿著老北京味道。其中一間房里擺滿了柜子,里面玲瑯滿目的全是爺爺(郎紹安)、父親(郎志春)和自己的作品。玻璃罩中的面人,高度從十幾厘米到幾厘米不等,人物栩栩如生,即使是幾十個人的大場景,每個人物的神態也各不相同,通過這小小的面人我們可以看到時代生活的縮影和社會文化的局部面貌,發現其中傳統文化脈絡的承襲和時代的圖像。祖父和父親的作品題材一部分出自四大名著、戲曲名角、佛教造像等傳統經典,另一部分則是當時生活的情景,如爺爺創作的“北京十六杠出殯儀仗”和清末民初的老北京;父親創作著衣著軍裝的半身像,人物形象也多流露出一股板正的時代姿態。

到了郎佳的作品,年輕人的喜好和當代潮流顯露無遺。形態各異的史努比整齊排列,《灌籃高手》以及以喬丹六次奪冠時穿的球鞋,向自己的偶像致敬;無意間看到一條舊毛巾,想到正流行的“葛優癱”的“表情包”,就又找到個紙盒糊成沙發的樣子,再把“生無可戀”只想癱著的“葛大爺”放上去,“葛優癱”面人就成了。然而對郎佳而言這些都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創作,只是把當下生活中的圖像用面人的技藝做出來。有感于高三生活的壓抑和桎梏,郎佳創作了《花季》,在擺滿書本作業的課桌上,男孩的頭和雙手被固定在課桌上,課桌成為木枷鎖牢牢鎖住每一位花季少年悅動的青春。對郎佳而言,這是真正意義上第一件獨立的作品,在這件作品之后創作意識、作者意識逐漸形成。“我很佩服老一輩的藝術家,他們可以很專注地、心無旁騖地把其中的技術精益求精,把每一個傳統文脈中的形象做到最好,但我們也會看到這些作品中是沒有‘作者思維’的。藝術的范疇在不斷地延展,我自己在創作的過程中則更傾向于問一下為什么要做,要表達的是什么,在這里面會有一定的‘作者’意識。”在這些作品中我們看到很多追問和反思。

作品《做自己》,一個跟大家打招呼的男孩兒有三個不同的表情:開心興奮、難過悲傷和一個閉著眼睛沒有什么明顯的情緒。“創作的初衷是自我內心的一個自省,有段時間覺得自己的社交面孔切換得特別快,面對不同的人可以馬上調動起應該的狀態。‘這真的是我嗎,我是這樣的人嗎’,就會不斷地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從而創作了這個作品。”疫苗事件的爆發引起郎佳的關注,他把一個嬰兒形象放進玻璃針管中,雙眼未開的孩子困在其中,雙手使勁往外推,整個事件的要害不言而喻?!蹲H凇烦鲎浴渡胶=洝返拿枋觯?ldquo;南方祝融,獸身人面,乘兩龍。”但《山海經》中的志怪神獸從來沒有固定的形象,而郎佳也希望能完全設計出一個全新的形象,畫設計稿再不斷調整,足足花了二十多天的時間才完成。要知道一般捏一個面人只需要幾分鐘就能完成。其中祝融的身體一改往常身著某類服飾的樣子,而是以充滿西方人體素描的肌肉感的方式呈現,突破固有框架。

“我16歲破格成為工藝美術協會的會員,是年齡最小的,幾年后的統計我還是最小的;之前大家的報道‘95后’是一個標簽,到現在還是‘95后’的標簽。但我更希望的是有‘00后’‘05后’的出現。”對傳統文化領域新生代力量缺失的現象,身在其中的郎佳有深切體會。所以將“面人”傳播開來,讓更多的人看到、接觸、了解這項技藝,是郎佳有意識去做的事情:參加《國潮改造家》《最強大腦》等綜藝節目;開公眾號;做短視頻;與品牌合作設計聯名產品;開拓合適的商業渠道;開設課程教小朋友,等等這類事情都是將“面人”擴大化的行動。對傳統文化了解認識之后就會發現其中的博大精深,但很關鍵的一點是大家有機會去認識接觸到它。“我希望最終的目的是能把面人‘非遺’的標簽撕掉,這樣就意味著它已經進入大部分人的視野,并存有一定的活力。”

目前,郎佳是北京大學研二的學生,受疫情的影響在家上網課和創作,這段時間也用自己的方式創作了一些作品表達自己的感受?,F在正在進行的作品則是對主權文化的反思?黃白黑三種顏色的小人表示了不同膚色的人群,小人的雙手放在頭部兩側,與頭部形成一個眼睛的形狀。我們看世界的方式是受到主流文化的教化,所接受的知識、文化、思想稱為我們看事物的視角。在這一個層面上,我們可以看到郎佳以“面人”的技藝走向當代藝術的范疇。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9.jpg

葉露盈

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其代表作品《洛神賦》獲第13屆中國動漫金龍獎最佳插畫獎金獎

看到葉露盈的名字總是讓人想到清明時節的清晨,荷葉上盈盈露水的景象,清麗雅致,而她給人的感覺亦是如此。葉露盈從小就喜歡畫畫,愛聽故事也愛講故事,常常用鉛筆在橫紋的本子上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畫畫,經常一坐就是一天。

葉露盈小時候最喜歡畫的就是兔子仙女拯救世界之類的奇妙故事,到中學時也一直在自編自畫,一畫就是幾百頁,她也很早的時候就意識到以畫畫為工作與生活的方式是自己的夢想了。為了備考從而開始系統地學習素描、色彩、形體等基礎技法,并如愿以償地考入中國美術學院并選擇了一直想從事的插畫漫畫專業主攻漫畫與繪本創作。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7.jpg

在這所曾位于杭州西湖湖畔,林風眠任校長,潘天壽、黃賓虹、吳冠中等諸多近代名家或授業或受教的地方,葉露盈在這里上大學、讀研究生,后留校任教至今,因此她也時常稱自己是“老國美”了。大學四年時間,葉露盈幾乎每天都會做大量的基礎訓練:速寫、人體、寫生等等,并且隨身攜帶速寫本,把觀察到的或靈光一現的想法都隨時畫下來。對這一時期的創作,我們可以到多種風格,英式浪漫、日式和風還有那些可愛的奇思妙想。等到了研究生階段有足夠的時間去創作時,葉露盈卻感覺到不知從何做起了。此時恰好獲得去挪威奧斯陸交換學習的機會,這樣的藍色國度也是葉露盈此前一直向往的。

只身一人去到異國他鄉,完全從熟悉的、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中抽離,與過去的經驗保持距離,這使得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真正的歸屬和血脈,重新回歸到中國傳統文化中找尋?;貒?,葉露盈的生活、學習、工作都陷入了冗長的困頓和瓶頸期,理想中的創作似乎離自己遙遙無期。這是的徘徊和孤獨感似乎與曹植《洛神賦》中的情感有著點點滴滴的感應,因此葉露盈決定以《洛神賦》展開創作作為當下自身情感的出口。這也是一個大膽的決定。

賦,是我國古代的一種駢文文體,鋪采摛文,體物寫志,多用對偶比興鋪陳開來,詞藻華麗、文采飛揚,而三國時期曹植的《洛神賦》更是辭賦鼎盛時期的名篇,以豐富的想象虛構了自己與洛神之間的相遇、驚艷、陳情、相戀、分別、思念的故事。東晉畫家顧愷之的名作《洛神賦圖》原作不存,現今傳世的四件宋代摹本分別收藏在故宮博物院(二件)、遼寧省博物館和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若非特展、世紀大事件四件摹本不會輕易展出,即使展出了也會在展示一段時間后以數字高清噴繪的復印件代替,原作再收入庫中?!堵迳褓x圖》的經典圖式是中國美術史上的一座高峰,其中最為精彩絕倫的處理是洛神與曹植二者無論在哪一個情節中兩人都以一種“相對”的姿態出現,洛神不管是出現在水面上,還是漫步叢林中,或是乘車離去,其視線都是與岸邊的曹植相對,由此畫中兩人的深情、無奈感傷,或欲言又止、依依不舍的情感才綿延不絕。

對于葉露盈而言,顧愷之更是自己高山仰止般的偶像,認為他對洛神的美和對故事內容的詮釋無可挑剔。所以葉露盈選擇另辟蹊徑,尋找屬于自己的創作方式,用現在的眼光和設計感的畫面與造型,為古典故事注入具有時代特征與推進新意畫面內容。從著手創作到出版繪本前前后后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在前期創作她投入了很多的時間去研究《山海經》《抱樸子》等古籍中志怪神獸的樣子,把這些有文字可依的神怪形象轉化為自己的形象。中國古籍,尤其是先秦魏晉,對事物大多只有三言兩語、簡明扼要的一個描述,具體細節未可知且無圖樣遵循,這種從文字到圖像的轉化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困難與挑戰。

054-061-Scene_Pride-of-china_2005-8.jpg

為此葉露盈不斷地畫草稿、設計,不停地嘗試,才會在眾多畫稿中獲得一個自己理想的形象。所以《洛神賦》繪本的內容比《洛神賦圖》上的形象更為豐富、活潑。其中可以看到很多有點怪又很可愛的動物造型,在“眾靈雜沓”即各路神靈紛至沓來的一幕,葉露盈畫了娥皇女英、人首蛇身的伏羲女媧、風伯馮夷等古籍古畫上的形象。

繪本中最主要最核心的就是洛水女神,葉露盈花費絕大部分的時間和心力在女神的造型上:一方面借鑒了顧愷之《洛神賦圖》中的人物造型;另一方面又融合了自身十分喜愛的敦煌壁畫中神女的造型。鑒于在水中生活是神女的常態,葉露盈大膽采用了半裸的形式,并創造性地為洛神披上了雨狀的披風,并且還有一只瞪著圓圓大眼睛的紅鯉魚一直跟在身邊,偶爾充當一下小信使;浪花狀的飄帶圍繞在神女身邊也暗示著其水神的身份;面目神色更有幾分魏晉青州佛造型的味道。這樣的洛神形象是極具顛覆性的,繪本最后成畫的洛神竟有一種佛道合一的氣質。曹植筆下“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的奇幻與飄逸展現的淋漓盡致。整個《洛神賦》繪本的創作上,葉露盈會先用傳統工筆勾線,保留古典韻味,然后再用電腦上色,保持色彩的清麗和豐富的層次,所以在欣賞其作品的時候既可以感受到古代的神韻也富有時代印記。

從曹植的《洛神賦》到顧愷之的《洛神賦圖》,是以圖像對文本故事的演繹,這成為中國美術史上的絕對經典。從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到葉露盈的《洛神賦》繪本,是用現代的繪畫形式對傳統圖像的轉化,這樣的轉化讓傳統經典文化更廣泛地進入公眾視野。創作完成后,葉露盈就像平時一樣將畫稿傳到相關插畫師、設計師網站上,卻沒想引起大家的關注?!秶覍毑亍返木帉Э吹搅怂淖髌妨⒓礇Q定邀請葉露盈參與節目并成為遼博館《洛神賦圖》的守護人,也因節目的播出葉露盈的繪本被更多的人喜愛。近期,葉露盈兩本新繪本即將出版,一本是以王羲之的“天下第一帖”《蘭亭序》創作的故事繪本《蘭亭序》,還有一本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北朝民歌《木蘭辭》。期待這兩個同樣依托傳統文化故事創作的繪本再次給大家帶來一種全新的視覺感受。